夜間
新筆趣閣網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53章 它運氣好 (萬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http://www.zoiibv.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牛跑的很快,高牧賬戶里的錢 的很猛。


        

是個賬戶里的錢,每天都跳躍著往上漲,七千萬,八千萬……很快就突破了一億的大關。


        

然後再過三天的時間,實現了本金翻倍。


        

這一天,每天除了笑的嘴麻一直很淡定的董王不淡定了,在企鵝號上給高牧不斷的發消息,詢問是不是可以減倉了。


        

已經賺了好多錢了,他們已經滿足的無法再滿足。


        

而且錢再多,只有進自己口袋的才算是自己的錢,否則天天盯著幾個數字,天天掰著手指數後面的蛋蛋很無聊的。


        

高牧沒有那麼多的廢話,直接回了一條信心︰等著。


        

董王安靜下來之後沒多久,賈副總又聯系了他,試探性的詢問了最近的行情,其實是什麼樣的狀況,他和高牧一樣清楚。


        

話里話外的意思,也就是想讓高牧見好就收。


        

至于原因很簡單。


        

不管高牧賺多少,他們簽訂的協議,白紙黑字約好的只能拿到月利二十五個點。 首發網址http://m.42zw.com


        

所以,這個時候高牧退出大家都能賺到錢,而且很穩。


        

但在是繼續下去,風險加大不說,高牧的純利會越來越大。


        

當一個人比你多賺幾百的時候,你感觸不會很大,但是當這個多賺的數字不斷的變大,變成幾千幾萬之後,人的心態是會跟著變的。


        

有一種妒忌,讓賈副總希望高牧能見好就收。


        

怎麼可能?


        

這麼好的幾次機會,有幸運的融資到了這麼多的錢,高牧肯定不會才賺到一些小錢就退場的。


        

這次的目標,必須是盆滿缽滿。


        

不管還是賈副總經手的資金還是吳群芳搞來的錢,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他肯定是要想辦法壓榨出所有利潤的。


        

所以,他回復賈副總的話同樣很簡單,給了一個月底的期限。


        

意思也很明白,白紙黑字簽字畫押的協議就在那里,不管怎麼說,一個月的時間總要讓他“消費”滿吧?


        

在月底之前,只要還是他的保證金沒有消耗完,他築起的風險大牆,依然牢牢的矗立著,按照協議這些錢就必須任由他運作。


        

不過,高牧也不是那種不通人情,沒有閱歷的直男。


        

在電話結束的尾端,和賈副總約好了周末一起聚聚,這次他做東。


        

這是應有之題,他們這個小小的命運共同體,這段時間就高牧賺的最多,他不請客誰請客。


        

聚餐的時間定在了周六的晚上,地方是東方明珠的旋轉餐廳。


        

這高牧知道的最好的地方,另外那種隱藏在城市之中,類似賈副總請客的私人會所級別的高級餐廳,他並不了解。


        

沒辦法,高牧表面上看起來對上海很熟,但是一他曾經的打工仔身份,也只是表面上熟。


        

熟的只是內環外環,熟的只是幾路公交幾號地鐵,流于表面。


        

超級大都市的真身,他其實並沒有觸摸到。


        

即便是現在和賈副總、董王等人混在一起,他接觸到的依然還是這個城市偏中下的圈層。


        

中上、頂級頂流,距離他還很遙遠,他想接觸都不知道門開在哪里?


        

這一次的周末聚餐,說好了大家都帶家屬,高牧雖然沒有家屬,但他準備把王菲菲帶上。


        

一個表姐的名號,也算得上是家屬,另外也是趁著這個機會請王菲菲吃頓好的,感謝她這段時間的照顧。


        

要不是王菲菲,高牧也不可能這麼長時間的待在上海,同時還能在高建國和曾淑芳那里交代的過去。


        

隨著時間的走動,高牧在上海的事情,最終還是被高建國和曾淑芳知道了。


        

不過因為有溫美玉的配合,變成了高牧是到上海上補習課的,而且王菲菲還是溫美玉幫忙找的補習老師,目的就是為了讓高牧能考上更好的大學。


        

之所以瞞著家里,就是怕他們過于擔心。


        

這事咋一听很有道理,但是細細一品卻又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很是莫名其妙,讓人難以理解。


        

可偏偏又有班主任溫美玉的背書,讓不合理又披上了一件合理的外衣。


        

不過他們最近也忙,一個忙著執照下來後萬客隆超市的事情,一個忙著準備離開搭檔去義烏自己干。


        

所以,高牧的事情既然有老師操心著,他們也就沒有多想、


        

反正高牧這個兒子,他們已經深深的感覺到管不了了,他們兩夫妻現在也就只能在高露身上找點成就感。


        

從一開始被溫美玉察覺,到後來被高露父母知道,曾經的掩護大王馬一鳴徹底失去了作用。


        

不過他也沒有變得輕松,而是擔負起了提貨的重任。


        

高牧不在,義烏送來的貨都是由高建國他們的貨車送到停車場,然後高建國開金杯車把貨送到謝斌他們的柴間倉庫。


        

這里面起餃接作用的就是馬一鳴,因為有高牧的交代,高建國一般都不會下車,不會和謝斌他們照面,保持著神秘。


        

所以,身為高牧的特別代表,他這段時間也是忙的很,忙的脖子都疼。


        

主要還是平時在謝斌他們面前脖子抬的太高了,純屬拉傷。


        

晚上要聚餐,早上做了一套試卷,下午的時候高牧和王菲菲去到了南京西路,準備買點東西。


        

“你到底想買什麼?走的我腳疼,我要休息一會兒?”


        

簡直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逛街,最後喊累的竟然是女的。


        

“叫你穿休閑一些的鞋子,你自己偏偏不肯,非要穿這麼高的皮鞋,現在好了吧,知道疼了吧”


        

商場的一角有一個圍成一圈的椅子,高牧調侃坐著的王菲菲。


        

“哼,我這麼穿,難道還不是為了你嗎?”


        

王菲菲氣的想扔高跟鞋,實在是邊上還有一對情侶坐著,不還意思太潑辣。


        

高牧指著自己鼻子︰“為我著想,我要求你這麼做了嗎?不就是吃頓便飯嗎?沒必要搞的好像參加高檔酒會一樣。”


        

“我今天可是你的女伴,你不重視,還不允許我重視了。萬一別人也穿的很正式,那我們不是很失禮?”


        

高牧臉皮八尺八,他不怕丟人,王菲菲怕啊!


        

“便飯便飯,就是要隨意一些,輕裝上陣猜對嘛!”


        

高牧依舊堅持自己的觀念,人活那麼累干啥?


        

“哼,都和你一樣,穿著一件T恤衫幾出門了是吧?”


        

不但穿的是T恤衫,要不是她堅持,高牧腳上現在穿著的是一雙涼鞋。


        

還美其名曰舒服,隨性,其實就是懶得換衣服。


        

“這樣不好嗎?難道吃個飯還要穿西裝打領帶啊?”


        

他只要自己舒服就行,又不是什麼特殊場合,需要穿的正兒八經。


        

“你是覺得舒服了,那你有沒有考慮過,別人看到你的穿著會怎麼想,會不會覺得你不重視這次聚餐,會不會覺得你在輕視,在怠慢他們?”


        

王菲菲給自己的小腿輕輕的按摩解乏,看著高牧反問道。“這麼復雜啊,真累。”


        

高牧自己出身平凡,更喜歡接地氣的東西,對于一些虛偽的高貴不是很感冒。


        

“這世上,哪里有輕松的事情,等你以後真正的接觸社會,開始融入這座城市以後,你就會慢慢知道,慢慢明白了。”


        

高牧的隨性,王菲菲也深有體會,要不是這樣的性格,也不可能干的出高考前跑外地,還要老師打掩護的事情。


        

“是嗎?也不知道將來,是我適應這座城市,還是這座城市適應我?”


        

高牧站在王菲菲的對面,看著長長的走廊,還有兩旁輝煌精致的店面,無盡感慨。


        

“噗嗤!”


        

王菲菲還沒有對他這句話發表看法,邊上的一對情侶已經控制不住輕笑了出來。


        

情侶中的年青男子笑著對高牧道︰“兄弟,你真逗?”


        

“逗嗎?”


        

高牧側臉認真的問道。


        

“逗啊!我們都知道,只有人適應環境,做到適者生存,哪里可能會讓環境適應人的嘛?”


        

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好意思,別听他胡言亂語。”


        

女人一把拉起男人,道歉的離開。


        

“干嘛,干嘛,我沒說錯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你拉我干什麼”


        

遠遠的,還傳來男人的埋怨聲。


        

“你听听,你听听,你這牛皮吹的,是個路人都听不下去了。”


        

王菲菲笑的花枝亂顫,好像吃蓋中鈣一樣,腰不酸腿不疼了,還能繼續逛街五小時。


        

“這怎麼就是吹牛了,也許真的有那麼一天呢?”


        

高牧摸著下巴,不以為意的說道。


        

“你,一個人改變一座城?昨天晚上沒睡好,還是沒睡醒,還在夢里待著嗎?這大話說的,也不怕被雷劈。”


        

王菲菲真的無語了,這怎麼可能嗎?


        

要是換成一座小縣城,她說不定還會覺得高牧的話有一定的可能性,但這可是大上海,超級大都市,國內數一數二的大城市。


        

怎麼可能嗎


        

這牛皮吹的,草稿紙都能打破。


        

“可不可能現在也不知道,時間自然會分曉。走,進店!”


        

“進店,進什麼店?”


        

“這里!”


        

高牧的手指朝前方重重的一點。


        

“愛馬仕?你要買女包?”


        

王菲菲的驚訝不是一點兩點。


        

“對啊!你剛才不是說我穿的太隨便,怕是會給他們一種不在意晚餐,不重視他們的感覺嗎?那我買兩個好包當禮物,是不是就能表明我重視他們的態度了?”


        

既然要送禮物,自然是送女人比送男人要有誠意了。


        

“阿拉真的吃不消儂,你要表達誠意,直接給你買一套好的衣服不行嗎?樓下就有好幾家,都是國際大牌,保證讓你滿意。”


        

王菲菲白了白高牧,真不知道他腦子里是怎麼想的?


        

“我買衣服,喜歡去美特斯邦威啊,以純啊這些地方,國家大品牌我可買不起。”對別人大方,對自己簡單是他的處世原則,而且︰“送他們包,也不僅僅是送他們包!”


        

“送包不僅僅是送包?”眉頭一皺,王菲菲似乎有些明白了︰“你拉我來這邊的真正目的,就是為了買愛馬仕的包?”


        

“對,也不對。”高牧笑道︰“買包是目的,但是沒具體到愛馬仕,純粹就是它運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