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
新筆趣閣網 > 和總裁老公靈魂互換後 > 第76章 小夕和阿哲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http://www.zoiibv.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哥,走吧!”莫宸也拉他一把。


        

莫宸看的很清楚,哥不是容易憤怒的人,就是因為喜歡了慕容夕,所以才會這麼憤怒,憤怒她所做的一切。


        

他們倆個,關系真麻煩了。


        

“哥,快點走吧,嫂子都已經躺在醫院里面了,你要是想打她,等醒了再打。”


        

可是賀宇航不知道,語氣里面對他哥是非常不滿,他覺得哥剛才說的話有些過分,一定要把他拉出去,讓他不要影響到嫂子休息。


        

而且,如果他們兩個大男人在里面,肯定會打起來。


        

傅夜︰“……”


        

不,他是正言順的丈夫,他為什麼要出去?他要留在這里面照顧慕容夕。


        

還有賀宇航說的到底是說什麼話,他怎麼會去想打慕容夕,這次真的是意外,他也很心疼。


        

唐奕被他不要臉給氣到了,不肯走?好,他幫他一把。他一把把他推出去,也把門給關上了。


        

不去管他們是站在外面,還是離開。 首發網址http://m.42zw.com


        

他現在敢肯定,他一定是跟小夕說了什麼不好听的話,所以兩個人才會那麼拼命的打在一起。


        

傅夜想在外面站著,可是又被賀宇航他們兩個給拉走了。


        

還被賀宇航插了一刀,“哥,你還是不要污染了嫂子的空氣,回去洗了自己一下,再來看嫂子會更好一點。”


        

“小夕,為什麼不好好的吃飯?干嘛對自己身體不好?為什麼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呢?你醒來的話,阿奕會懲罰你的,你這麼不乖,我該拿你怎麼辦?”


        

唐奕摸著她蒼白的臉蛋,沒有一絲血色,很清瘦,也很憔悴,一看就是休息不好。


        

“小夕,我已經把他趕走了,你好好休息,傻孩子,不要自責,夫人會很難過的。”唐奕拉著慕容夕的一只手說。


        

“小夕,有很多東西發生,並不是你能夠改變的。”


        

唐奕之前不太清楚霍哲對慕容夕的態度,他以為他和他一樣把慕容夕當做妹妹一樣對待,可是現在他還是發現其中有些不一樣了。


        

該死,到時候他們三個人感情糾葛,不知道小夕又該如何應對?


        

真麻煩。


        

唐奕心情很復雜,不知道當初替慕容夕回來辦理他們兩個人結婚證這件事情到底是對還是錯?


        

而慕容夕卻不知道唐奕對她說什麼,她睡得很不安穩,她在夢里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


        

她父親跟她說,“小夕,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要是覺得困,你就在車上休息,等你醒了,爸爸你去玩。”


        

“好,爸爸。”小慕容夕笑著很燦爛,她爸爸終于帶他出去玩了,“爸爸,去哪玩呢?我想去坐摩天輪。”


        

“好,都滿足我的小夕。”


        

小慕容夕開心地手舞足蹈,可是路程的遙遠,她一個小孩子最後還是抵抗不過瞌睡蟲,她就暈沉沉的睡過去。


        

“爸爸,你去哪?你不要小夕了嘛?”


        

小慕容夕一醒來就發現身邊都是陌生的環境,沒有她的爸爸,也沒有一直欺負她的後媽和她倆女兒。


        

“爸爸,小夕會乖乖听話的,小夕不是壞孩子,不要拋棄小夕,爸爸。”小慕容夕躲在一棵樹下,頭埋進去自己的膝蓋里面。


        

她好冷,又剛好是冬天,北風呱呱的吹著,小慕容夕覺得更冷了,她單薄的衣服根本就沒有多保暖,她的小臉蛋和手都凍得青紅了,臉上一片絕望。


        

眼淚從臉上滑下來,小慕容夕在低聲抽泣,心里卻一片冰涼和茫然失措,她又該去哪里?


        

她不熟悉這里,她很害怕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她孤零零的一個人蹲在樹下,她想要回家,想回家……


        

爸爸都不要她了,媽媽在她倆歲時也拋下她離開了,她就是沒人要的壞孩子。


        

“爸爸,媽媽,小夕好冷……”小慕容夕輕聲呢喃,寒氣入侵,她現在已經發燒了,腦袋一片糊涂。


        

“小夕,小夕怎麼就跑出去了?快去找。”


        

一位老人臉上一片焦急,心里好像被無形的巨石壓著,雪白的胡子都在顫抖著,他就是慕容夕的外公吳華。


        

“是,吳老。”那些人便急急忙忙的出去找。


        

這是吳老的寶貝孫女,他早就想把小慕容夕給接來身邊養,就慕容盛那二婚妻子肯定不會對自己的孫女好。


        

但是慕容盛卻一直都不肯。


        

直到他們終于忍無可忍了,現在才把小慕容夕給送來鄉下了。


        

只是小慕容夕卻害怕胡亂的跑出去了,漫無目地在鄉下亂跑,她要去找爸爸。


        

夜很黑後終于在荒外的一棵樹下找到了小慕容夕,小身子縮成一團,在瑟瑟發抖,低低嗚咽,在黑暗里格外的可憐無助,而且她渾身發燙,小小姐發高燒了。


        

“快抱著小小姐回去。”


        

“外公,我好怕。”小慕容夕是第二天晚上才醒來,她看到最疼愛她的外公了,終于忍不住了,她緊緊地抱著吳華大哭。


        

“不哭,以後小夕跟外公住,好不好?”吳華慈愛地摸著她的小頭顱。


        

他可憐的外孫女,他女兒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她,可是他也舍不得責怪自己的女兒,慕容盛那樣的男人不要便不要,只是小夕卻成了沒人疼沒人要的小可憐。


        

“和外公住這里嗎?那爸爸呢?爸爸不要小夕了。”


        

慕容夕還未干的臉頰,眼淚又滑落下來,鼻子哭的紅紅的,就像忽然闖入獵人的範圍內的小幼狼,惶恐不安。


        

“外公會很愛我們的小夕,你爸爸還有事回去。”吳華心都碎了,好像被刀割一樣陣陣發疼。


        

他們就這麼忍心嗎?


        

小慕容夕還是個這麼小的孩子,就這麼容不下她嗎?


        

不過,這樣也好,與其跟在他們身邊被養歪,不如在自己身邊養著更好一點。


        

“那外公說好,一定要一直陪著我,不能再拋棄小夕了,好不好?”小慕容夕被拋棄都留下心理陰影了。


        

“好。”


        

“外公。”小慕容夕破涕為笑,幸福地緊緊的抱著外公,她更喜歡和外公住在一起,外公很喜歡她,總會給她帶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衣服給她。


        

畫面又切換,慕容夕又夢到了那個夢,霍哲毫無生氣被她抱在懷里面,任憑她怎麼呼喚他都不理會自己,而她又哭暈的夢。


        

“師傅。”


        

“師傅,別走。”


        

慕容夕猛地從夢中醒,一下子睜開眼楮,心有余悸。


        

這是哪里?


        

入眼雪白的一片,慕容夕才有些懵懵懂懂的反應過來,這里是醫院。


        

但是自己為什麼住醫院呢?


        

哦,好像是被她老公給拍了一掌,剛好是胃的位置,她還吐出了一口血,所以她被送進醫院來了。


        

“小夕。”


        

慕容夕一僵,她突然一下子就閉上眼楮,也用雙手按住自己的雙耳,她覺得肯定是自己在做夢,不然怎麼會听到他的聲音呢?


        

慕容夕的心砰砰急跳,她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她好害怕,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一睜開眼楮,那個聲音又會消失了。


        

“小夕。”


        

慕容夕雙手被人拿下來,有一個人在自己的耳邊輕輕而我溫柔的呼喚自己的名字,好真實,不像是自己虛幻出來的。


        

“師傅,這是真的嗎?”慕容夕一下子睜開眼楮,緊緊地握住他的手,面前是一張放大的俊臉,果然是他,自己心心念念的人霍哲。


        

“師傅。”慕容夕想要用雙手抱住他,可是她才發現自己還掛著點滴,不能抱著他。


        

“小夕,你受委屈了。”霍哲自己抱住她,雙臂強勁而有力,很有安全感,讓慕容夕真真實實感受到自己面前這個人是真實的。


        

“師傅,為什麼我叫你,你老是不應我,我一直叫你,你一直都不理我,你連看我一眼都不看,你也不肯睜開眼楮和我說話。”


        

慕容夕喃喃的說著,仿佛在跟他鬧脾氣一樣,卻又好像這跟空氣說話一樣,很空靈。


        

霍哲的心好像就被人戳了一個坑一樣,好像少了點什麼東西,很疼很疼,是他錯了,他就不應該受傷,讓他的女孩還為他擔心,為他難過。


        

“有,你那天在門口說的話,那麼大聲,都把我吵醒了,我有回應你,是你不肯等我,就自己一個人跑來醫院,你看我這不是追過來看你了嗎?”


        

霍哲故意用一種很輕松的語氣跟她打趣,讓她不要那麼難過,不要那麼自責。


        

“那天,你是那天醒來的。”慕容夕一驚。


        

難道是自己打架的聲音太大?影響到師傅的靜養,他受不了自己這樣打鬧的聲音,所以就醒過來教訓自己。


        

這樣,好像也不錯。


        

“活該,誰讓你睡那麼久?我就故意又吵又鬧的,把你吵醒。”慕容夕自然知道霍哲說這些話是為了讓你自己開心一點,自己當然要遂了他的心願。


        

也不說當年的事,既然師傅不願意提,那她也不提。


        

“是啊!你這小丫頭,我睡個覺都不安寧,你非要在外面又吵又鬧,你可真調皮。”霍哲用手親親捏她的鼻子,表示作為懲罰。


        

他目光深邃而又溫柔,而慕容夕看不見的眸底滿滿都是愛意,只是卻不敢顯露出來。


        

“那當然啦!你不能偷懶,我就要把你叫醒來。”慕容夕得意的抬了抬自己的下巴,就是小驕傲的模樣。


        

“你呀!”霍哲舍不得說她什麼,突然看到她因為打點滴手都青腫了,心不免又隱隱作痛。


        

“我听阿奕說,你不肯好好吃飯,之前也有過三個月,現在又一個星期不好好吃飯,胃都出毛病了,阿奕讓我好好的懲罰你,你說我該怎麼好好懲罰你呢?”霍哲板著臉,很嚴肅的跟她說。


        

慕容夕一下子就想起了小時候,他也是陪在自己身邊,他其實年紀也沒有那麼大,也就大十歲,就一直板著一張臉,嚴格的要求自己。


        

可是只要自己受一下傷,他就會很擔心,臉上滿滿都是心疼,恨不得替自己受過,她那時候就知道霍哲就像外公一樣疼愛自己,所以她很依賴這個大哥哥兼師傅。


        

“我不好好吃飯,我知道錯了,可你,卻睡那麼久,都不管我。”慕容夕嘟著嘴,跟霍哲撒嬌。


        

她知道她一撒嬌的話,他就會拿自己沒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