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
新筆趣閣網 > 都市超級天師 > 第一百七十六章套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http://www.zoiibv.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尸臭,腐爛,這種氣味陳浩東經常聞,很快就適應了這種環境,起身就把背包給了夏娜。


        

“幫我看一下,我去抽根煙。”


        

夏娜接過包,說了一聲好,陳浩東這才離去,在抽煙的時候陳浩東收到了一條微信,打開看了一下。


        

“陳浩東不好意思,上次你發消息給我,我那時候在有事,不準帶手機,剛剛看到你消息。”


        

陳浩東無奈的苦笑一聲,居然是昆侖山劉雨欣發過來的消息,這都多久了,要真的等他來了,黃花菜都涼了。


        

“就是聊天而已。”


        

陳浩東肯定不會說實話,很顯然劉雨欣也沒多想,聊了幾句陳浩東這才回包間。


        

時間過去了幾個小時,整個車廂也坐滿了人,外面也有工作人員在買瓜子香煙啤酒,居然還有推銷產品的進來專門推推銷。


        

陳浩東對這些只是看看听听而已,壓根就不會買這些小玩意。


        

“小兄弟,走出去抽煙去。”


        

陳浩東看了對面二樓這個中年男子,沒想到這男子會叫陳浩東去抽煙。 一秒記住http://m.42zw.com


        

“走吧。”


        

陳浩東覺得對方都主動跟自己聊天了,抽根煙而已無所謂,就跟中年男子出去了。


        

“出來急,忘記買煙了,能給一嗎?”


        

廁所旁邊,中年男子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問道。


        

陳浩東直接遞給了中年男子一根,有時趕時間沒買煙也是很正常,陳浩東也理解。


        

“小兄弟,你準備去什麼地方?”


        

“我去H北,你呢?”


        

“這麼巧,我們也去H北看我女兒。”


        

兩個人聊了一會,陳浩東這回到了包間,但看到了一個中年婦女躺在了自己位置上。


        

陳浩東不由的皺起了眉,在看看二樓的夏娜,已經熟睡了。


        

“你能起來嗎?這是我的位置。”


        

“小兄弟,我們換一個位置吧,我爬不動,你要不睡三樓?”


        

中年婦女躺在床上,看也不看陳浩東,手中還在玩手機,直接回了一句。


        

“你自己爬,你知道你爬不動還要買最上面的票干嘛?”


        

陳浩東看到這中年婦女的態度就不爽,好像自己就是睡三樓的一樣。


        

“哎,沒買到,我也沒辦法。”


        

陳浩東看中年婦女是沒打算起身,非要賴到自己位置上只好提高了聲音。


        

“你到底起不起來?”


        

不過話音一落很顯然把夏娜給吵醒了,就看到陳浩東站在門口,在看看下鋪,頓時就明白了發生什麼事情。


        

“你叫什麼叫,比聲音是吧。”


        

陳浩東沒想到這中年婦女的聲音也是不小。陳浩東只能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直接把乘務員叫了過來,把事情經過跟乘務員說了一遍,這中年婦女才起身,兩只眼楮瞪著陳浩東。


        

陳浩東也不氣,只是面帶微笑,看著中年少婦爬了上去,陳浩東這才躺到了床上。


        

“啊,我錢包掉了,小崽子是不是你偷了我的?快點給我交出來。”


        

陳浩東剛剛閉上眼打算睡一覺,就听到中年婦在上面大喊大叫。


        

陳浩東壓根就沒搭理他,中年婦女氣沖沖的爬了下來,一臉凶神惡煞手指著陳浩東說道。


        

“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夏娜喊了一句。


        

“美女,過後我在他床上躺了一會,上來就發現錢包不見了,肯定是這個臭小子拿了我錢包。”


        

“拿你錢包,就你這點錢我都懶的去踫,別髒了我的手。”


        

陳浩東也不客氣的懟了回去,心里不由的一陣高興,報應這麼快就來了。


        

突然中年少婦爬了下來直接指著陳浩東開口大罵。


        

“你要是不交出來,我就報警。”


        

“我真的沒拿你一分錢,老子不稀罕你這一點錢。”


        

陳浩東無所謂,隨便中年婦女怎麼說,只是中年婦女的做法讓陳浩東出乎意料,居然在包間門口喊到。


        

“這有小偷啊,你們快點來看看,快來啊。”


        

“陳浩東,是你嗎?”


        

這時候夏娜探出頭,玉手縷了縷發絲這才問道。


        

“沒有,怎麼可能。”


        

此時包間門口已經被圍的水泄不通,都在看包間里面的情況。


        

“就是這個人,偷了我五千塊錢被我抓住了,他還不承認,讓他給我,我可以不報警,但沒想到這人居然不承認。”


        

陳浩東听到這樣的話也是一肚子火,剛剛起身就發現壓了什麼東西,但陳浩東也沒仔細想。


        

“我都說了沒有,你們怎麼不相信呢。”


        

“好啊,你給我們搜一下,看看敢不敢。”


        

少婦大喊到。


        

“那你搜,要是搜不出什麼,你就給我道歉。”


        

陳浩東話音一落心中感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就看到中年少婦在自己床上搜尋起來。


        

“你看,這是什麼,這就是我錢包還說沒有偷。”


        

陳浩東就看到中年婦女在床上找到了一個皮夾,心中才知道唄下套了。


        

“你們看,這就是我跟我老公的照片,還說他沒有偷。”


        

此時中年婦女拿出一張照片,舉起來給眾人看,門口這群人看的也是這個中年婦女跟他老公的照片。


        

頓時就炸開了鍋,都在議論紛紛,對著陳浩東指指點點。


        

“陳浩東,你缺錢,可以跟我借啊,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此時證據都被中年少婦拿出來了,夏娜不得不相信中年少婦的話,頓時感覺心灰意冷。


        

“我里面的五千塊錢沒有了,肯定是這個小子拿的,快給我錢。”


        

這中年少婦一臉憤怒的看著想陳浩東,陳浩東什麼話都不好說,居然被套路了。


        

“陳浩東你還年輕,你就把錢拿出來,如果錢你真的需要錢我可以借給你。”


        

陳浩東看著夏娜擔憂的表情,這個時間還關心自己,心中莫名的感到激動,夏娜看著陳浩東無動于衷,這才繼續開口到。


        

“他拿了你五千?我替他給你,把二維碼那出來。”


        

“他是你男朋友?這種人跟他分手吧。”


        

“對,就是,趕緊分手,別把你賣了你還在笑著給他數錢。”


        

站在門口這群人議論紛紛,說三道四。


        

“既然你幫他給,五千一分都不能少,還好我發現的早,不然我損失慘重。”


        

中年婦女很眼角還帶著淚花,陳浩東忍不住笑了出來,這演技堪比國際大牌。


        

“陳浩東,你能不能別笑了,你現在還意識是不到自己錯嗎?”


        

夏娜看陳浩東笑,氣就不打一處來,這句話幾乎是咆哮喊出來的,真的看錯了陳浩東嗎?不知悔改,看來自己沒必要幫他了。


        

“夏娜,我真沒有偷,我真不差錢。”


        

“妹子,快點給錢,這事情就算了。”


        

中年婦女陰沉笑著。此時也不在搭理陳浩東了,誰給錢都是一樣,五千心中喜笑顏開。


        

“讓一讓,讓一讓,警察。”


        

很快就有警察進來了,一名中年老警察。


        

“發生什麼事情了?”


        

“警察同志,就是他偷了我五千塊錢,把他給我抓起來。”


        

中年少婦指著陳浩東,並且把錢包遞給了警察看。


        

“陳浩東只要你認個錯,有什麼困難你就說,我先幫你。”


        

夏娜看到警察真的來了,不由的還是提醒到。


        

門口這群人也是議論紛紛,警察說了一句。


        

“請跟我們調查一下。”


        

“給你看,我是缺錢的人嗎?”


        

陳浩東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了銀行的APP,把額度給警察看了一下,還有身份證這警察也是不由的吃驚,差不多一千萬,這才看了看中年婦女。


        

這警察也是老警察,一下子就知道是這中年婦女要坑陳浩東,這才從腰間拿出閃閃發亮的手銬。


        

“請跟我們走一趟。”


        

夏娜看到手銬都拿了出來,這事完了,只能閉上了眼楮。


        

“冤枉,警察污蔑好人,快來看啊。”


        

只是警察拷的是中年婦女,中年婦女只能大喊大叫。


        

“你給我老實一點,我們懷疑你詐騙,請跟我們走一趟,陳先生也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做個筆錄。”


        

但夏娜听到警察的話這才睜看了眼,就看到明晃晃的手銬,靠在中年婦女手上。


        

“我說了我被冤枉的吧,我先跟警察同志去做個筆錄。”


        

陳浩東對著夏娜說了一句,這才跟了出去,夏娜這才真的相信陳浩東是被冤枉的。


        

陳浩東只是做了一個筆錄很快就回來了,那中年婦女什麼都交代了,是個慣犯,如果陳浩東沒有資產那肯定跳進去黃河也洗不清。


        

“沒事那,喝口水壓壓驚。”


        

夏娜有點尷尬不知所措的遞了一瓶水給陳浩東,陳浩東喝了一口。


        

“剛剛的事情對不起啊。”


        

“沒事,好好睡吧,下火車還要敢路。”


        

一直做了十五個小時的火車,這才到H北火車站,夏娜剛剛下車就感受到了家鄉的溫暖。


        

“終于到了,陳浩東我們走。”


        

陳浩東一直跟著夏娜走出了車站,夏娜這才提醒到。


        

“我們先吃的東西,然後在去我家。”


        

路上兩人簡單吃了一點,這才轉車,坐了一輛大巴。


        

陳浩東還是有點緊張的,畢竟這一是第一次,感覺比抓鬼都難,心中撲通撲通亂跳。


        

別說陳浩東,夏娜這也是第一次男性回家,走在路上兩人都看出了對方的經常不由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