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
新筆趣閣網 > 我家醋海又涅??啦 > 第44章 妖之間的事兒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http://www.zoiibv.cn/最快更新!無廣告!

        

黃青桔之前從來沒插手過虛妄山的事。


        

黃牛除了要教導她跟風瑾昭,平時看著特別忙碌。


        

在她心里,虛妄山是為了人間蒼生存在,特別高大上。


        

上次听過祝晚蕾匯報的瑣碎事,心里就有些嘀咕。


        

這次看見這些事,恍然覺得自己好像是當上了村長。


        

妖是有地盤領域意識的。


        

充盈了靈氣的世界,總能讓萬物有靈,然後誕生妖。


        

有些妖沒有家族,被陣界抑制的無法使用妖力,會懵懂暴躁。


        

于是很多獨立沒有家族依靠的妖依據不同種類出現了陣營。


        

例如統稱的樹妖,貓妖等等。


        

但凡沒有大家族依靠的妖,都可以在陣營里守望相助。 記住網址m.42zw.com


        

兌宮的包猛是豹妖。


        

千年前金錢豹還沒現在數量稀少,能力強悍,出現不少大妖。


        

這是一個豹妖大家族。


        

包猛當初也算是家族一大猛將,戰役之後,成為了唯一的猛將。


        

剩下的豹妖不是還小就是能力不足。


        

包猛選擇鎮守兌宮後,虛妄山承諾守護他的家族。


        

豹妖更喜歡跟大自然有關的地域,並沒有徹底融入人群。


        

更像是隱世的妖類。


        

可現在他們所在的地盤出現一群樹妖。


        

樹妖跟其他的妖類不同,不少樹妖更喜歡化作原形固守原地。


        

扎根在自己化形的地方欣賞和享受人間煙火。


        

但這一群不同品種的樹妖集結在一起,不知道為什麼看中了豹妖的地盤。


        

虛妄山和陣界讓他們不能使用妖力,但可以使用暴力。


        

黃牛出事那天,樹妖和豹妖爆發了械斗。


        

黃青桔看了幾遍才知道自己沒看錯。


        

一群妖聚在一起打群架,驚動了人類的警察。


        

事情鬧得很大,守護包猛家族的成員上報。


        

鎮守八宮的八位大妖只有黃牛和尹杉有資格與他們聯系。


        

黃牛出事之後,這件事被壓下來。


        

可現在越鬧越凶,包猛坐不住了。


        

因為他唯一的兒子包吉飛動用妖力,被抓起來了。


        

“祝晚蕾是什麼意思?”黃青桔合上資料,瞅向甦星辰。


        

“根據虛妄山的規矩,擅自使用妖力必須抓回虛妄山處理。但包猛鎮守兌宮……”


        

黃青桔知道他的意思,這件事有些棘手。


        

虛妄山答應包猛守護他的家族,卻出現個爭奪地盤的事情。


        

兩幫妖類打架,虛妄山沒有出面阻止,反而鬧出了人類警察不說。


        

現在包吉飛動用妖力還要被壓回虛妄山懲罰。


        

黃青桔抿了抿嘴,沒有吭聲。


        

手動了動,摸到了兜里的那把鑰匙。


        

虛妄山太多事她都不清楚,很多東西理不清楚。


        

“先把包吉飛壓來虛妄山。樹妖陣營沒有動用妖力?”


        

甦星辰怔了怔,看向她,“祝晚蕾的意思是,需要啟動情報部查看始末。”


        

“我知道了。”


        

“就算有陣界在,有些妖力濃厚的妖依然可以動用妖力。”甦星辰瞅了眼黃青桔身邊的風瑾昭,“陣界籠罩範圍之大,虛妄山所有人手派出去也不見得可以管轄完。一切都是靠情報部的情報來源。”


        

“陣界籠罩範圍?”黃青桔微微凝眉,“陣界還有範圍?”


        

甦星辰默默點頭,“陣界並沒有把整個世界籠罩在內,還有不少邊緣地帶。”


        

黃青桔有些明白了,陣宮的存在不止是為了穩固陣界,還為了守護這邊邊緣地帶。


        

所以只有一個離宮離城市最近,其他七宮都分布在邊緣地帶。


        

大概也是為了出現問題,大妖可以第一時間處理。


        

她一直好奇,八宮大妖鎮守八宮,難道什麼都不需要干。


        

現在倒是了解到了一點。


        

想到這里,她忍不住又摸了摸兜里的鑰匙。


        

許多事情,許多疑惑,她必須得到解答。


        

“你告訴祝晚蕾,平時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先把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好。剩下的事我稍候給出決定。”


        

黃青桔停頓片刻,看向風瑾昭,“師兄,我要做點事。你陪我去。”


        

“我呢?我呢?山主沒事吧?”


        

保從霜的聲音一響起,黃青桔才想起還有個她。


        

平時生命里就這麼幾個人,突然身邊多出一人一妖,總容易遺忘。


        

“我最近事情比較多,暫時顧不上你。你跟著星辰多學點東西。”


        

保從霜那雙眼楮愣愣看著甦星辰,“他是人,我是妖。學什麼?”


        

“他就算是人,懂的也不少。你先跟著他。”


        

風瑾昭這幾天都沒辦法單獨跟黃青桔在一起,這會兒見保從霜? 鑼攏 鑀帕順隼礎


        

保從霜瞬間給跪了,趴在甦星辰腳下,聲音虛弱,“我懂了懂了。”


        

風瑾昭滿意的點頭,轉身想牽起黃青桔的手,卻被她躲過。


        

眼里帶著點受傷瞅了她一眼,老實的收回了手。


        

甦星辰剛將可憐的保從霜從地上撿起來,沒看見兩個人的互動。


        

將保從霜放在他的肩頭,“我先去通知祝晚蕾。”


        

“對了。明天我要去兌宮一趟。我的身邊還需要多一些助手,你去挑選。”


        

“您不坐鎮虛妄山?”甦星辰驚了,說完之後,意識到不對,馬上低下頭,“我馬上去安排。”


        

黃青桔目光閃動,唇動了動,到底放棄了解釋,“那就麻煩你了。”


        

風瑾昭總覺得黃青桔跟平時有些不同了,又說不出到底哪里不同。


        

只覺得她這種變化,讓他心里抽痛,感覺她越來越遠了。


        

黃青桔等甦星辰帶著保從霜離開,朝風瑾昭一擺頭,示意跟上她。


        

“師兄,是不是不管我說什麼,你都相信?”


        

這話沒頭沒尾,但總有點話里有話的感覺,風瑾昭莫名的看她。


        

但毫不猶豫,在那些疑惑冒出來之前,已經狠狠點頭,“信!”


        

“你相信衫爺爺嗎?”


        

風瑾昭徹底愣住,呆呆看著她,“什麼意思?”


        

黃青桔拿出鑰匙,腦子里是黃牛曾經對她說過的話,“如果有一天我發生了什麼不測,虛妄山里你只要信你自己。”


        

這句話是她十歲那年,黃牛第一次帶她出門見識八宮時,鄭重其事強調了好多遍。


        

虛妄山里只有三妖一人,他出了問題,為什麼不能信任尹杉和風瑾昭?


        

黃牛平時也並沒有表現出對尹杉和風瑾昭不信任。


        

那時候她完全不能理解這句話,只覺得師父是不是身體不適?


        

從那時候她開始懷疑黃牛命不久矣,想要研究延長妖類壽命的辦法。


        

尹杉給她鑰匙的時候,為什麼告訴她,只有她知道?


        

黃青桔轉頭看風瑾昭,朝他露出笑容,“不管發生什麼,我都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