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
新筆趣閣網 > 撿到神器怎麼辦 > 第0057章 惡心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http://www.zoiibv.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穩住了韓少,美女公關立刻就以最快的速度簽來了一千萬的籌碼。


        

美女公關當然不怕韓少還不起錢,對于他的來頭,她是知之甚深的。


        

很快,韓少面前的籌碼就由兩百萬,變成了一千兩百萬。


        

瞟了一眼那位桌上還不到一百萬籌碼的浙省老板,韓少輕飄飄的又是三個一百萬的籌碼扔了出去。


        

那眼神仿佛在說,瞧你那酸樣,老子讓你下注都下不了!


        

看著韓少下注,浙省老板確實是眼饞,畢竟在他看來,有韓少這樣的明燈在,下不了注簡直就是眼睜睜的看著錢從自己的口袋里溜走。


        

也不知道這位韓少是不是出門的時候是不是沒看黃歷,這一把居然又很干淨利落的輸掉了。至此,韓少已經是連輸7把了。


        

不過相比起輸錢的韓少,桌上的其他人,反應卻是比他還激動。尤其是那位浙省的老板,懊惱得直拍桌子。


        

估計也只有諸葛雲,依舊是那麼淡定的在看戲了。


        

將桌上眾人的表情一一看在眼里,韓少那是恨得一陣的咬牙切齒。


        

輸錢倒還不是主要的,浙省老板幾人那種把自己看成是冤大頭的目光,才是最刺痛韓少的東西。 記住網址m.42zw.com


        

可惜自己的牌著實是不爭氣,韓少一腔的怨氣也實在無處發泄。


        

依舊是三百萬的下注,憋了一肚子氣的韓少真就不信這個邪,勢要在賭桌上把面子找回來。


        

韓少也沒有真的倒霉到極點,連輸七把的他,終于在第八把的時候扳回一城。


        

不過就算如此,依舊輸了足足800萬的韓少,顯然還是無法為自己正名。


        

再說了,韓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沒幾分鐘的功夫就輸了這麼多,自然想要贏回來。


        

接下來,韓少那是每一把都踩著最高限紅的線下注,而賭桌上的其他賭客,包括諸葛雲在內,也都成了徹底的看客了。


        

今天韓少的賭運確實不怎麼樣,雖然後面不像剛開始時那麼的倒霉,但也是輸多贏少。


        

不到十五分鐘的功夫,韓少面前的籌碼就已經見了底。


        

“再拿一千萬的碼!”韓少紅著眼楮向一旁的公關美女說道。


        

“韓少,要不咱先歇歇吧?”美女公關挽住韓少的手臂拉了一把。


        

雖然給韓少換碼,自己能夠得到不匪的碼佣,但是知曉韓少來頭的美女公關,那是把韓少當成是長期飯票了,可不想一下子就把韓少給打殘。


        

而且韓少的戰績也實在太慘不忍睹了些,別人幾百萬就能打出上億的流水來,可韓少前後兩千萬的籌碼,還沒別人幾百萬籌碼打出來的一半流水多。


        

韓少在輸錢的時候,美女公關何嘗不是在為自己損失的那部分流水碼佣而心疼著?


        

“歇什麼歇,這才哪到哪!”韓少甩開了美女公關的手臂。


        

如果說剛到賭場的時候,韓少對這位美女公關還有些小心思的話,那麼現在他全部的心思就都在這賭桌上了。


        

“要不咱去購物中心走一走轉轉運吧?”美女公關又提議道。


        

“我不去,你愛去你自己去!”韓少逐漸的有些不耐煩了。


        

沒能將韓少勸住,盡管美女公關心里也急,但她還是不得不按照韓少的意思,又給他簽來了一千萬的籌碼。


        

而在這空當里,已經看著韓少盡情表演了許久的幾位賭客,這時候也有些憋不住了。


        

顧不得韓少下沒下注,他們直接就押下了注碼,當然韓少真要下注,估計也沒他們的份了。


        

看了一眼桌上的籌碼,押莊家和閑家的都有,既然沒法阻礙其他人下注了,韓少也就沒再繼續下三百萬那麼大。


        

當然,就算他想下也下不了,畢竟加上其他人的下注,那可就限紅了。


        

拿起一個一百萬的籌碼,韓少猶豫了一下押在了閑家上。


        

這時賭桌上兩個押在了閑家的賭客,一看韓少居然跟他們下在了同一邊,頓時臉色都變了。


        

連忙將原來下在閑家的籌碼,給推到了莊家上面。


        

“我!”看到那兩名賭客的反應,韓少差點沒罵了出來。


        

就算是把自己當明燈,也沒必要做得這麼的明顯吧!


        

“哈哈,小老弟,就你那手風,別人怕沾上你的晦氣,也是很正常嘛!”那位浙省老板,嘴上那是一點都不客氣。


        

對于他來說,韓少前面把把下到了最高限紅,並且還是輸多贏少的,讓他對這樣一盞大明燈,只能眼睜睜的光看著,心里自然是怨念不小。


        

明知道自己走背運,小下點不好嗎?這樣不但能少輸點,他們還能跟著喝口湯,這簡直就是雙贏好不好!


        

“我晦氣你媽戈壁!”韓少壓制著怒火,也將自己的籌碼也推到了莊家上面。


        

他倒要看看,桌上這幾個家伙,是不是要徹底的跟自己這樣耗著。


        

這下可就輪到浙省老板幾人變了臉色,讓韓少這麼一攪和,倒是讓他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下了。


        

莊家閑家都讓韓少給下過,這怎麼看都是相當晦氣啊!


        

還是浙省老板反應快,連忙把籌碼給推到了和上面去。


        

“我他媽就不信這個邪了!”韓少罵了一句,也緊隨其後把自己的一百萬籌碼推到了和上面。


        

後面韓少顯然就是為了惡心浙省老板幾人了。


        

“小伙子,你要下好了就不要變來變去的,這樣耗著有意思嗎?”將籌碼取了回來,浙省老板也是讓韓少這翻來覆去的換注給整得有些肝火盛。


        

“我也覺得沒意思,可一開始的時候,不是你們先換的嗎?”韓少冷笑道。


        

“這……”韓少這話也嗆得浙省老板有些啞口無言。


        

“你愛下不下的,別在那磨磨唧唧的!就這樣子吧,發牌!”韓少敲了敲桌子向荷官示意道。


        

雖然韓少下注極大,但是荷官也不能只听韓少一個人,目光落到了浙省老板幾人身上,他在確定這幾位老板是不是要下注。


        

幾人對視了一眼,也都紛紛將自己的籌碼重新推到了桌上。這下的注就跟一開始的時候一模一樣。


        

正當荷官準備讓停止下注的時候,這時又是一枚一百萬的籌碼推了出來,押在了和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