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
新筆趣閣網 > 和空姐荒島求生的日子 > 第一百三十五章︰前人智慧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http://www.zoiibv.cn/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做事前習慣了規劃一番,由簡到難,如此各個擊破,條理則便分明。


        

我和韻雯的任務主要有幾個,其一乃是通開水車渠道、清理渠道上的污泥,這樣更能夠利于取水,並且澆灌農田會更為便利,其二則準備前去地窖查探一番,二者那個容易而言,應是前者,畢竟探索地窖相對有些風險,而前者則稍容易下手。


        

于是,我讓韻雯先去照顧三伏,喂足草料和水,我則摸索一下水車與水渠各個部件的情況,去到後門後院看及泉池以及水車,只見泉水涌動從山壁中形成小瀑布不斷澆灌在水車的渡槽中,本該因為重力落下,但是泉水澆滿了兩三個渡槽,都水滿則溢了,也未見水車動彈。


        

我有些好奇,踏水近看,卻發現水車運轉的離水最近的第三、第二個渡槽前有一個大木齒輪,而齒輪中間以榫卯方式連接著一個圓木桿子,尋著圓木桿一路而走,不知不覺又經過屋子,一直到達了前院的某處就在水渠附近的地方,走了一圈又繞回來了。


        

我不禁苦笑,這是耍人玩兒嗎?


        

圓木桿子的尾部盡頭還是連接著一個齒輪,這個豎立著的齒輪同時又一與一個橫轉的齒輪相連,輪齒相依,而那橫轉齒則立在渠道附近,乃是以一個轉軸,轉軸齒輪正被一根鐵棍卡住,這根鐵棍前後留有一些距離,我料想乃是前後挪移開關之用。


        

于是乎,我將鐵棍向後一挪,果然,那頭渠道降了下來,與此同時那些環環相扣的齒輪立刻通開,開始   的各自轉動起來,而再看那頭,水車也轉動了起來,將卡住部分通開,水車不受齒輪的局限,便就能夠隨著水注滿渡槽而轉動起來,渡槽的水從轉動的水車下降時,也開始流淌到水渠里,水渠里便開始通水,流淌而下。


        

听到這個聲音,迎春當即跑了出來,哇的驚叫出聲!


        

“這水車連接著齒輪軸承,這設計者恐怕是個機械大師吧?”迎春贊嘆的說道。


        

只听到過她損人,這麼敬佩的夸人倒是第一個。


        

能運用某種機械原理,隨意開關這水車作用,這個設計者確實有些才,我也想著。 記住網址m.42zw.com


        

水渠流下的水澆灌而下,很快便就流淌到土地里形成水窪,這若是已經耕田撒種,並且留足了田間的土水渠道,只需要這麼一開一關,都不用怎麼管,這澆灌作業恐怕便就能夠完成了。


        

之後我便又將鐵杵子開關拉著擋上,渠道便就稍稍上升一些,而水車也隨之頓停,韻雯和我給水渠一同清理一番淤泥之類的,用石頭除一除木板上的霉之類,使勁的刮刮,又同樣去了水車那里給這麼清理清理,一個渡槽一個渡槽的清理,較高的地方就讓韻雯坐在我脖子上清理便可。


        

由于作業都跟水有關,弄完這些,我二人身上都濕透了,而韻雯因為這般,身上衣服浸透,絕佳苗條的身材便就若隱若現的凸顯起來,濕了的頭發偶然甩起,充滿了某種程度的魅惑,我咳了咳,這麼佔便宜著實不好,趕忙收回目光。


        

韻雯掩嘴一笑,並不是太介意我這番無禮。


        

弄完這些活兒,水車算是搞定了,今後打水、灌溉田地、洗碗洗菜、給馬兒洗澡等都沒有任何問題,這功能比之那水龍頭要更好,何況這是山泉水,可不比潭水要更純淨嗎?


        

搞定完這些,第一件任務便就順利完成,而這第二件,正是我比較看重的事兒,那便是昨夜發現到的地窖,我已經做好標記,也大概記得路線,故此二人便拿著工兵鏟出發過去。


        

順著昨夜解手地方的附近,我特地自己先聞了聞,慶幸沒有留下什麼騷味兒,要不韻雯聞到我豈不是大?澹


        

走到院子的左側部分,這里還剩下不少的野麥桿子,上頭還有野麥穗,這桿子和穗都有用處,便先留著,一路走到了左側最偏的圍欄附近,我看到圍欄木板上的刻痕,加之那塊石頭還立在那里,便已經確定在這附近。


        

掘開土,大概挖了二十厘米深,果然見有一個木板子擋住了入口,將四周挖開的土挪開以免落到地窖里,差不多後,這時才繼續的挖掘著,將木板所及的土皆都挖開,這是才將木板舉起來,下方也就展現出一個洞穴。


        

“我去找根火把過來。”韻雯說道。


        

“好,取兩個大的,一個小的就可以。”我說到。


        

“嗯。”


        

于是韻雯去了木屋內取來了火把,跟我吩咐的一樣,兩個大的一個小的燒著的小樹枝,我先扶著韻雯來到較遠之處,將燃燒的小樹枝扔下地窖里,觀察其變化,若是引爆,則代表空氣中有較多的甲烷,若是立刻熄滅,則說明二氧化碳較多,不利于人下去,極其容易引起人在其中氧氣不足而昏死其中。


        

然而小干樹枝燒在洞內既沒有引起爆炸,也沒有立刻熄滅,而是恍惚不定,隨之搖曳了片刻,這讓我深感詫異,不過既然火不會立刻熄滅,則代表空氣中的氧含量是足夠的,那麼下去則不會有危險。


        

但為了謹防萬一,我還是拿著火把身先士卒的下去,但下去前,在腰間系好繩子,以便于我出現危險時,韻雯能第一時間叫來其他女孩將我拉出地窖。


        

一番準備後,我拿著火把下去了,這下去的路有木爬梯,我順之而下則無礙,大概二十級左右,我到了地窖的地面上,粗略算了一下,一階大概25~30cm,也就是說這下方距離地面有五六米左右高,挖的這麼深?


        

而後令我更詫異的事兒發生了,我竟然感覺到了一股涼意,並且衣服起了褶皺,說明這地下有風!


        

“這是地窖?可別又是什麼蟲洞,要嚇死人。”我不禁疑惑。


        

然而很快我便打消了疑惑,因為前方不遠處有燈火,那火經久未滅,另外我特地貼著牆探听許久,我的耳朵靈敏,要是牆里頭有什麼,絕不會逃過我耳朵,要是前方有什麼,我探听牆壁之際,又能粗略听到踏地之聲,哪怕聲音微弱。


        

不過什麼都沒有,唯一能听到的,就是有些許不可思議的風刮之聲,這下方不僅可以呆住,而且空氣還不錯,以至于稍稍能夠聞到一股子香味兒。


        

看來是沒事兒。


        

“韻雯,下來吧,小心點。”我說道。


        

“好的。”韻雯在上頭回應到。


        

很快她也下來了,到了最後一步時,她差點踩空,我趕忙過去扶住她,她一下便就躺在我懷中,而我的手也觸及了她的細柳腰,二人臉色都紅了,我竟然還有種如願以償的感覺,說起來當真有些下流。


        

“你要抱多久,還辦正事兒嗎?”韻雯嬌滴滴的問道。


        

我咳了咳,趕忙松手,說到︰“抱歉,當然要辦。”


        

她笑了笑,隨即從我身邊走過,鼻子吸了吸,贊嘆到︰“這里好香,好像是古人用的燻香氣味,一種叫龍誕香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