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
新筆趣閣網 > 超品命師 > 第317章 烤了吃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http://www.zoiibv.cn/最快更新!無廣告!

        

“老師,吳公子他們來了。”


        

在一間充滿了紙張和墨水味道的辦公室內,甦晨見到了電話里的那位老者。


        

“來了,那銅牌呢?是……是在這小狗身上?”


        

老者目光第一時間便是看向了甦晨手中抱著的小黃狗,而听到老者的話,甦晨眼楮微微眯了起來,小黃狗脖子下的毛發還是很旺盛的,如果不掰開這些毛發,是根本發現不了銅牌的,可這老者卻是一下子就能夠說出銅牌所在的位置。


        

這一點讓得甦晨明白,這老者對銅牌的秘密可能知道的不少。


        

“嗯,就在這小黃狗身上。”


        

要了解銅牌和小黃狗的秘密,甦晨就得從這老者口中獲得線索,當下直接是把小黃狗給擺在了桌子上,露出了脖子上的那塊銅牌。


        

老者看到銅牌,伸手就要撫摸,小黃狗立刻齜牙,做出攻擊狀態,甦晨見狀敲了小黃狗腦袋一下,小黃狗一下子便是焉了,發出了幾聲委屈的嗚咽聲。


        

“沒錯,就是這樣的,就是這樣的。”


        

老者可沒管小黃狗,他現在全部的心思都集中在了銅牌上,一邊撫摸著銅牌,嘴里一邊說著一些旁人听不懂的話。


        

“老師,您先別激動,先穩定一下情緒。” 一秒記住http://m.42zw.com


        

一旁老者的學生,也就是那位專家,看到自家老師的情緒,臉上有著擔憂之色,老師已經是八十多歲的高齡了,這個年紀的老人可不能太激動,不然容易出事。


        

老人,不能夠承受大喜大悲的情緒,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共識。


        

吳童表情也是有些緊張,他雖然身份尊貴,但像老者這樣的,那就是國寶級別的人物,要是出了問題,家里長輩也得罵死他。


        

在國內,不管他們這些家族如何爭權奪勢,但有一條底線是要遵守的,那就是對于科研部門的頂尖專家和學者,必須要有足夠的重視和尊敬,因為這是一個國家發展的根本。


        

“我……你們不懂,你們不知道這銅牌意味著什麼。”


        

老人很難冷靜下來,甦晨見狀直接把小黃狗被抱走了,老人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尷尬起來,半響後才一臉悻悻的收回了手。


        

“老師,您先坐下來,這銅牌不就在這里嗎,又不會跑了。”


        

張大年扶著自己老師坐下,目光接受到吳童的眼神示意,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開口問道︰“老師,這銅牌到底代表著什麼,上面的字又是什麼意思,您從來都沒有跟我提到過啊,不會是還對我藏私吧。”


        

對于張大年來說,自己老師他是尊敬的,但他也有著一家老小,古文字研究怎麼說呢,並不是特別受到上面的重視,每年的經費也不是很多,所以和吳家打好關系對于他的研究是有巨大好處的。


        

“不是老師我不告訴你,而是因為這事情告訴你了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處,這事情是會顛覆你的三觀的。”


        

孫振國嘆了一口氣,目光總算是從小黃狗身上收回了,目光看向了甦晨和秦言曦以及趙益民三人,吳童的身份他已經是從自己學生口中知道了,但是這三位他還不了解。


        

“孫老,這小黃狗現在是我的。”


        

甦晨看著孫振國,只說了這麼一句,孫振國嘴角抽搐了一下,他雖然醉心于古文研究,但不代表他就不懂人情世故了,眼前這年輕人是用這句話來告訴他,如果他不說出這銅牌的來歷,就別想再看到這銅牌了。


        

不過孫振國又怎麼會輕易受威脅,當下猛地一拍桌子,把在場的人都給嚇了一跳。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這狗肯定是你們從古墓里盜出來的,所有古墓都屬于國家財富,你們這是盜墓行為,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讓人把你們給抓進去。”


        

“我還真的是有些不信。”


        

甦晨笑的很輕松,但一旁的趙益民卻是變得有些緊張起來,要是警察來的話,這位甦少肯定是沒事,但自己就不一定了啊。


        

“你是覺得吳家這小子可以保得住你是吧,我告訴你,我可以直接一個電話打到他爺爺那里去,我看他還敢不敢給你們出頭。”


        

“你要這麼說的話,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談了的。”


        

甦晨站起身,倒不是他不尊重孫振國,而是他知道像孫振國這樣一心撲在古文研究上的人,腦子都是一根筋,自己要是不強硬一點,孫振國是不會說出真相的。


        

“你……年輕人不要沖動,我這不是開個玩笑嘛。”


        

看到甦晨站起來要走,孫振國面色變了,臉上的強硬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和藹的笑容,一旁的張大年看的是目瞪口呆,他跟隨了自己老師這麼多年,怎麼就不知道自己老師還有這麼好的變臉本領。


        

“你想要從我這里知道什麼?”孫振國開門見山問道。


        

“我要知道關于這銅牌的一切。”


        

孫振國沉吟了那麼一下,點了點頭道︰“這個沒問題,我可以把我所了解的全部告訴你,但你也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甦晨皺眉問道。


        

“這條小黃狗你得留給我。”


        

听到孫振國提出的要求,甦晨笑了,感情這位從一開始發飆到後面的妥協,都是為了眼下這個條件做的鋪墊。


        

“孫老,我覺得您就別動什麼心思了,您要是願意說那我就听著,您要是不願意說,我自己也可以去調查,不過是耗費一些時間罷了。”


        

“哼,你小子知道什麼,關于這銅牌,國內沒有人比我知道的更多,我要是不告訴你,你這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銅牌的信息。”


        

孫振國有這個自信,不過甦晨的下一句話就把他的自信給戳破了。


        

“銅牌不止一塊,而且這些銅牌都是掛在動物身上。”


        

“你……你怎麼會知道的?”


        

孫振國被驚住了,這可是高級機密,當初除了項目組的人之外,不會有人知道,而且項目組的人也是簽署了保密協議的,就算是自己的家人都不得透露。


        

“我如果說是猜的,你信不信?”


        

甦晨確實是猜的,他是根據孫振國先前一進門就知道銅牌在小黃狗身上猜出來。孫振國會知道銅牌,那就說明孫振國曾經見到過銅牌,但絕對不會是小黃狗身上這一塊,因為趙益民已經是說過了,那個墓穴並沒有其他盜洞出現過。


        

“算了,那我換一個條件,我要這小黃狗的一管血,這個要求不過分了吧。”


        

面對孫振國提出的這個要求,甦晨還沒有答應,小黃狗先不干了,朝著孫振國齜牙了起來,一臉的凶樣。


        

“可以考慮,但得再讓我知道了一切真相之後。”


        

甦晨還是沒有答應下來,孫振國臉上有著失落之色,不過很快便是恢復正常,嘆氣道︰“其實我很清楚,你能夠降服住這小黃狗,說明你不是普通人,應該和那群人一樣,我確實是威脅不了你,就算你今天不找我,找到那群人也可以了解到這些。”


        

“老師,您說的我怎麼有些听不懂啊。”張大年在一旁听的是一頭霧水。


        

“你听不懂很正常,這個世界有些東西你沒有接觸到罷了,其實在見到這銅牌前,我也是和你一樣的,是這銅牌讓我知道這個世上原來不止我所看到的這一切。”


        

孫振國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老人家也不墨跡,直接是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份檔案遞給了甦晨,甦晨接過檔案翻看起來,而孫振國也沒有就此閑著,開始講述起了關于銅牌的事情。


        

“二十六年前,陝西那邊有山民舉報,說有盜墓賊上山盜墓,當地警方便是組織人上山,剛好在古墓中把盜墓賊給抓住了,可問題是這些盜墓賊一口咬定這就是一個空的古墓,他們沒有盜取任何的文物,而民警除了發現了一塊銅牌外,就只發現了一只雞的尸骨。”


        

雞的尸骨!


        

孫振國提到的這句話讓得甦晨眼楮亮了一下。


        

“當時民警也詢問過銅牌是怎麼來的,那些盜墓賊如實交代了,說他們在古墓中只看到了這只雞,干他們這行的都膽子大,加上天天待在山里卻不敢去打獵,免得驚動山民,吃的不是很好,見到這只雞也沒想太多,直接是把這只雞給烤了吃掉了。”


        

“民警自然是不相信古墓里會有一只雞的,可這些盜墓賊一口咬定就是這樣,最後民警們沒有辦法,暫時把盜墓賊給關了起來,同時把這塊銅牌也送給了當時的文物局那邊進行鑒定。”


        

“我那個時候恰好就在那邊辦點事情,文物局收到那銅牌的時候我也在,文物局的人認不出這銅牌上的文字,所以就找我請教,可我當時也不認識那銅牌上的文字,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文字,所以當時我猜測這是一種沒有被人發現過的文字。”


        

“我對古文字很痴迷,這一猜測讓我很興奮,我當即決定找那些盜墓賊還有去那古墓尋找線索,可沒有想到的是,意外的事情卻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