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
新筆趣閣網 > 蔣先生的小嬌妻 > 第310章 蔣朕生氣 一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http://www.zoiibv.cn/最快更新!無廣告!

        

駱嘉和的話不但沒打消女兒的心思,反而讓她越發堅定了,她笑著道,“媽,您當年知道我奶不好相處,您也嫁了,您覺得是把婆媳關系想簡單了,可是,若您想的再復雜艱難,您就能舍得不嫁我爸了嗎?”


        

“我……”駱嘉和不由愣住。


        

葉靜姝又笑著道,“媽,您便是能預料到我爺奶對您婚後的生活有諸多不好的影響干涉,您還是會嫁的,因為,跟那些煩惱比起來,您對我爸的感情更深厚呀,哪怕日子一地雞毛,只要倆人情投意合,也好過那些同床異夢、貌合神離。”


        

駱嘉和復雜的看著她,這一刻無比的確定,女兒想嫁給陸曦文的念頭是誰也攔不住的,除非陸家不娶。


        

“媽,我想嫁給曦文。”葉靜姝輕聲說著,垂下眼眸,“我知道程姨對我不滿意,可我還是想嫁過去。”


        

駱嘉和心髒一抽,攥住她的手,“就那麼喜歡曦文?”


        

她不舍得女兒受這樣的委屈啊。


        

葉靜姝點點頭,這回臉上沒有羞澀,“從我懂事,就只喜歡他一個,媽,沒有他,我不會幸福的。”


        

駱嘉和閉了閉眼,“好,那就嫁,等眼前這些事過去了,就讓你爸和你陸叔商量你倆的婚事去,今年就給辦了。”


        

“嗯……”


        

駱嘉和這次沒等多久,就在事情如水達到了沸點開始翻滾時,蔣朕終于從封閉的某部門辦公室里走出來了。 首發網址http://m.42zw.com


        

韓長淵這些日子一直在外面等著他,看見他的第一句話便是,“五爺,您可算是出來了。”


        

那神情,那語調,仿佛卸下了壓在身上的重擔,總算能喘口氣了,他也就是感情內斂,換個奔放點的,這會兒就該抱著蔣朕的大腿哭了。


        

從蔣朕進去,到離開,用了十天。


        

這十天,他過的太不容易了,說是度日如年都不為過。


        

蔣朕掃了他一眼,見他比自己這個熬夜工作的都要憔悴,眉頭皺起來,“出了什麼事兒?是不是夭夭……”


        

韓長淵見他身上的氣息驟然變冷,趕緊解釋,“不是,葉醫生很好。”


        

聞言,蔣朕眼底的凌厲才算消退了,只要不是夭夭的事兒,其他的都不急,他上了車,說了句,“回景園。”


        

然後打開自己的手機,這些天,手機一直是關機狀態。


        

韓長淵沒發動車子,見蔣朕要打電話,忙攔道,“五爺,您先等等。”


        

“嗯?”蔣朕眯起眼,“不讓我給夭夭打電話?為什麼?”


        

韓長淵轉過身子,艱難的道,“是有件事想跟您說,說完了,您再給葉醫生打也不遲。”


        

蔣朕靠在椅背上,語氣帶了幾分泰山壓頂的迫力,“行,你說。”


        

韓長淵硬著頭皮道,“從您進去以後跟外面斷了聯系後,帝都就開始有傳言說,說您和葉醫生分手了。”


        

蔣朕呵了聲,“然後?”


        

“網上針對葉醫生有些不好听的話,這事兒,我跟老夫人匯報了,老夫人的意思是,不用理會,所以,我就沒讓人出面闢謠……”韓長淵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的臉色,“以至于這事越演越烈,大家一開始還持懷疑態度,到後頭,見您不表態,就都信以為真了,不過您放心,葉醫生那里,我解釋過了,葉醫生也理解這麼做為了保護她。”


        

“保護?”蔣朕的臉色不悅,冷斥,“這算哪門子的保護?讓全網的人嘲笑她、奚落她、看她熱鬧?她不難受?她不委屈?你們是覺得這樣的傷害就不叫傷害了?簡直愚不可及!”


        

“五爺……”韓長淵頭皮一緊,他就知道自己自詡做了做正確的決定,但五爺肯定不會滿意,好在前面還有老夫人扛著,“當時,是不知道您能在里面待多久,也不知道會牽扯出什麼來,所以想著一動不如一靜,分手總比讓太多的人把視線落在葉醫生身上好,雖說派了人保護,但萬一有人喪心病狂的想用葉醫生來對付您呢?”


        

蔣朕沉著臉,語氣冰寒,“如果我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那我干脆做一輩子的孤家寡人算了。”


        

“五爺!”韓長淵心里一慌,“是屬下無能!”


        

蔣朕冷冷的睨他一眼,“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是,五爺!”韓長淵脊背上爬滿了冷汗,“還請五爺示下,以後再遇上這種事該如何處理。”


        

“我不要你顧全大局,一切以夭夭為重。”蔣朕說的擲地有聲,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嚴肅,“記住了?”


        

“是!”韓長淵應了後,“那若是您家里……”


        

“你是誰的人?”


        

“是,屬下明白了。”韓長淵再不遲疑,不過,想到什麼,他又追問了句,“那若是葉醫生……”


        

蔣朕默了三秒,清了下嗓子,才道,“那就听她的吧。”


        

韓長淵,“……”


        

蔣朕描補,“我指的是在我跟外面斷了聯系的情況下,你若遇上事,不知道如何辦,那就听夭夭的話。”


        

韓長淵忽然想笑,死死的忍住了,一本正經的道,“是,五爺,我明白了,您在,听您的,您不在,听葉醫生的。”


        

“嗯……”蔣朕的臉色和緩了些,“夭夭同意不出面澄清?”


        

“是!”


        

“那她……沒生氣吧?”


        

這話問的有那麼一點緊張,韓長淵當自己沒听出來,“沒有,葉醫生非常通情達理,她明白這是為了她好……”


        

听到這兒,蔣朕又覺得糟心了,哼了聲,“為了她好?都委屈她被全網嘲了還叫為她好?”


        

韓長淵不敢說話了。


        

蔣朕緩了緩情緒,繼續問,“葉家那邊呢?是什麼態度?”


        

韓長淵道,“他們都是知道的,也都善解人意的很,沒有怪您,就是葉家的那些親戚,信了您和葉醫生分手的傳言,又上門鬧了幾回,葉家那位老爺子還用生病來逼迫葉總,不過,葉總抗住了,就是名聲受了點損,都是些不明真相的人胡亂猜忌,但駱夫人用住院來堵他們的嘴了,現在倒是挽回了點……”


        

“宏嘉受的影響大嗎?”


        

“不算大,之前您給介紹的那些人還算有腦子,盡管懷疑了,卻沒有立刻翻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