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
新筆趣閣網 > 十里雪浪谷中雨 > 第八十九章?我心知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http://www.zoiibv.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風溪雲醒過來時,她還是朱雀的神身,只不過雪白的頸項處多了一道青紫的痕跡。


        

細細感受,她仿佛還能覺察到殘留的白虎之力。


        

江滿樓就躺在她身側,二人身上覆蓋著厚厚一層白雪。他們身後是冰冷的岩石,昆侖之巔一如往常,寒冷徹骨,唯一不一樣的,便是她脊柱里的第一塊骨頭,換做了九天玄女姜璇璣的。


        

初時換骨入體,風溪雲疼得幾乎要撕裂開。江滿樓就在一旁昏迷,風溪雲不忍打擾他,一個人咬牙抗下劇痛,大汗淋灕,又在雪地里滾了一圈。如今她已無大礙,江滿樓卻依舊昏睡,想來是青龍之力帶給他太多影響,一時半會兒當是緩不過來了。


        

風溪雲輕輕抱起他,右手扣了個環,一股精純的神力便順著她的指尖流入了江滿樓的體內。那是她得到的九天玄女姜璇璣的神力,至純至精,應當能壓制住青龍殘留的力量。


        

神力入體,風溪雲稍稍按捺住體內兩股明顯沖撞的神氣,將江滿樓抱在懷里,靜靜瞧著。


        

如此靜下心來思考事情,竟已經好久沒有做過了。


        

從前還未位列上神時,風溪雲才有大把時間做自己情願做的事。直到瀟湘洞庭一役,她徹底成長為了一位真正的九天玄女。她開始處理神界的事務,開始解決一場又一場戰事,然後,被擺布,被算計,跌入時空縫隙混沌熬過一甲子。緊接著她被拉出來,又塞進另一個世界里,走的每一步都是別人的精心計劃,連所有退路都一並堵死。


        

她這後來萬年,皆是走在別人的掌控之下。


        

而如今,她好不容易擺脫了陰謀,卻又要踏入另一場深淵中去。


        

她從前答應過兩次江滿樓的婚禮,卻兩次都食言了。如今江滿樓正躺在她的懷里,她卻沒有勇氣再許諾第三次。 首發網址http://m.42zw.com


        

變故太多,她不願再讓他失望。


        

恰在此時,江滿樓悠悠轉醒。他眼神沒有多大變化,只因為腦子混沌所以朦朦朧朧的,第一眼看見的是風溪雲的下頜,愣神道︰“小雲雲?”


        

風溪雲听到響動低下頭來,靜靜看著他︰“嗯,我在。”


        

“我們出來了?”江滿樓迷茫躺著,絲毫不覺得自己如今躺的地方是不是有些不對勁。


        

風溪雲眼底藏笑,道︰“出來了。”頓了頓,又道︰“脊骨到手了,那四位尊神也不會再為難我們。只是我可能得一直用這具身體了,變故太多……我不想牽扯麻煩。”


        

江滿樓眼楮亮了亮,“也就是說,咱們現在可以去找白虎鞭了?!”


        

他說著便要站起來,被風溪雲按了回去在旁邊坐好,“先不急。”


        

有鳥雀盤旋飛下,落在風溪雲手邊,頭頂柔軟的絨毛蹭著她的手指。她微微動了動手,道︰“你隨我入雲夢之地,因血脈被青龍鉗制,魂魄受損,須得靜養。此番怪我,但絕不願你再為此奔波。我想,不如先尋個地方,休息些日子,再做打算。”


        

江滿樓略微有些不解,“為何要先休息些日子?司重下手極快,我們不該搶在他前面解決爭端嗎?”


        

“因為我想自私一回。”風溪雲別開臉,淡淡瞧著他的頸項,“從前我每一步都是為別人而走,我想試試,歇一歇又有何妨。以前打得算計不會落空,四神將之首的位置依舊是我的,不過是晚了兩三天,而已。”她頓了頓,唇角勾起一抹淡笑,“怎的,不願陪我在山野間多流連一段時日?”


        

江滿樓立馬挪過來,義正言辭道︰“我當然是願意的!”


        

“願意便好。”風溪雲笑著拉過他的手,“阿樓,我很開心。”


        

江滿樓一愣怔,“你說什麼?”


        

風溪雲無奈笑笑︰“我說我很開心。我從前允諾你的事一次又一次落空,你卻並沒有怪我。你還願意信我,願意護著我,這情分,大抵是誰也換不來的。”


        

他的眼底閃過一絲失落,“情分?只是情分嗎?”


        

就知道這榆木腦袋要想錯。風溪雲微嘆,忍不住笑道︰“你的腦袋,虧得承了你母親的血脈。我的意思是,我心悅你啊,呆子。”


        

這話出口,風溪雲心底像是什麼東西落了地。


        

原來也不難說出口……


        

“我若不心悅你,我如何願同你成親。只是我一直不知如何開口。”風溪雲按了按眉心,“昔年想要承情,純粹、干淨,如今卻摻雜了太多的事,但我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思,你可明白?”


        

她看著江滿樓,江滿樓的臉色先是震驚,變成不可置信,然後惶然,最後化作狂喜。他反手握住風溪雲的手,將之按在了身後岩石上,把風溪雲整個困在胸膛前,眼角眉梢充滿抑制不住的喜悅︰“你說的,可都作數?”


        

“作數。”江滿樓的溫熱氣息盡數噴在風溪雲的臉頰上,她定定地看著眼前無限放大的臉,“就是作數,我才想讓你歇一陣,我們好好過過自己的生活,再去尋那五樣聖物不遲。”


        

“我听你的。”江滿樓溫熱的唇落下來,只輕輕覆在風溪雲的唇瓣上,淺嘗輒止。“我會竭盡所能幫助你,萬事,你也要以你為重。”


        

“嗯。”風溪雲輕輕應聲,將臉埋在江滿樓頸窩里,深深吸了一口氣。


        

有眼淚落下來。


        

只是他們不知道,在玄女脊骨被風溪雲得到的那瞬間,六界便已然天翻地覆了。


        

雲夢之地部分傾塌,然因著不知地界的緣故,眾神看到的只是傾山倒岳,河水倒灌,日星並現。無風生風,衣袍自起而動,冰河裂解,大洋凍結。司命不敢懈怠,推算佔卦一連數日,最終道——


        

初代九天玄女姜璇璣的神骨,重降于世。


        

雲夢之地之所以傾塌,是因為那神骨支撐了部分白雲洞的力量。神骨現世,那力量便去了,無支撐之力,白雲洞自然崩裂。


        

听聞消息,眾神感慨,臉色最難看的當屬司重。


        

誰人不曉,初代九天玄女原本是戰將之神,凌駕于眾神之上?


        

更遑論那神骨中還留存著一半姜璇璣的力量。


        

無論是誰得到那塊脊骨,都會是新一代的九天玄女,都會是另一名真神。


        

要不是他當年神力不支,只夠將風溪雲拖入時間球中苦耗,他也不至于面對如今這般被動的局面……


        

當然這一切,風溪雲和江滿樓都不知道。


        

他們在休息半日後,在昆侖之巔漫無目的瞎逛。最後倒是叫他們找到了一片結界,被四種真氣鎖著,任誰都無法撼動半分。


        

風溪雲彈過去,半晌,松了口氣︰“印中是四神獸的氣息。這倒無妨,你我能湊出來。”


        

只不過,她不能確定這結界之後,藏起來的究竟是什麼東西。